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431章 日常~

    日子开始过得简单,温馨,虐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哥每年都有假期,身份一换,我今儿是陈太太,明儿个又是沈太太的和霍毅带着土豆出去玩儿,虽然隐形,但真心潇洒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初,哥们这一走就没影儿了,还真造成了不小的轰动,清河村花卉公司那边上百号人直接跑到大院去要人,说是主心骨都没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年头长了,我这长线遥控霍蕊,除了神秘点,啥都没耽误,大家渐渐的,也都适应了!

        唯一遗憾的,就是错过了好几场婚礼,牛大力和金满玉,魏大明和小烈火,黄兰香同肖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每隔半年,我会给小兰去通电话,询问下周遭人事,其实不问也行,大哥那边啥都门清儿,有事儿他就给我解决了,只是我,还想听听声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黄兰香呢,她知道我这情况后就没敢在多问过,能做的,就是给我念叨当下发生的有趣儿事,算是让我跟着乐呵乐呵!

        “妹子,我和铁红的预产期还差不多,都是在夏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握着话筒就笑,瞄了眼日历牌,八六年底了,一晃,我都走两年了,铁红可不就得这时候怀孕吗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胜报道了呀!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兰,铁红说没说大明要给孩子取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兰香笑着答应,“这不年底了吗,前两天我们福利院有孩子们表演的迎新晚会,小魏和铁红都来了,小魏说啊,他和铁红是在参战时定的情,战争胜利了,就叫大胜!哈哈哈!妹子!你说这名起的,老肖说一听像他弟弟名,小魏说不在乎那些,定了,就叫大胜,招笑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庆祝胜利?”

        靠!

        大胜你这么来的啊!

        我抿着唇,“大胜……大胜好!小兰,那你肚子里的呢,不是问的是龙凤胎么,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谁说小兰不会生的?

        哭死那冯国强吧,我说三年抱俩就抱俩,黄设计师这一怀就是双棒!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你猜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卖关子!

        我乐着,“你说啊!我上哪能猜出来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肖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?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肖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兰香强调,“老肖说,要真是一儿一女,男孩儿,就叫肖鑫,和你的小名一样,我们都不能忘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肖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87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一种意义上的新生吗?!

        我恍惚着,“那……女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肖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,小美?!!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呛了!

        介三人帮又要合体啦!!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老肖说女儿要漂亮,就叫肖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哪!

        我脸麻着,:“那个,小兰啊,你说这肖美将来和大胜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敢想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妹子,你也觉得可以定娃娃亲是吧!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兰香兴奋,“我也这么想的,不过现在就是大人乐一乐,将来还得看他们自己,孩子还没出生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看孩子自己……主要,还得看大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胜啊,你这牌面可都被兄弟洗了,能不能和小美成就看你造化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缘分啊!

        霸道奇妙!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妹子,你还记着,温处长家那个儿子么,就是和谁都不行,就喜欢和你亲近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温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对对,就是叫温远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兰香叹了口气,“上个月,那孩子回来了,这不是小魏来了吗,跟我说的,现在是大小伙子了,十六岁了吧,去的家属院,要找你,小魏说谁都不知道你去哪了,那孩子倔,非磨他,气的小魏就说你失踪了,后来吧,那孩子好像还去公安局查你了,找的就是齐忠恒,结果,你消息全没了,最后你猜怎么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怎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魏说,温远回到家属院就在门口站着,不吃不喝的,谁说也不听,挺了两天,晕倒了,被小魏送到医院联系家人给接走了……后来,就回香港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木木的,“大明说我是失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不这么说咋整啊!那孩子太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兰香感叹着,“关键,谁也联系不到你啊!我这只能等你电话,也不知道你在哪,所以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抽着,我这家里的电话转不了香港,国外,一直,我也没给温远去过电话,以为他放放就能忘了我,谁知道,他还真找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消失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原是这么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,温远就会去米国了,庄少非已经在那给他开路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年,我没在和兄弟们联系,偶尔,霍毅也会告诉我下庄少非的近况,他去了米国,发展很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听的淡定,心里还是会复杂,会痛,只不会回头,坚信,这是我们最好的结局,遥望着,祝安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嗨!

        我叹了口气,“小兰,红云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走,我就把红云的事儿托付给小兰了,操心么,半年打通电话,都想问问!

        “红云啊,上回你来电话不是都知道她肚子挺大了吗?现在生了!小姑娘,都过百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情况都挺好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红云怀孕检查我都让大哥帮忙实时关注,怕的,就是她孩子有问题!

        “挺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兰香应着,“小姑娘可好看了呢!她家老太太名字都起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兰香又笑上了,“她家婆婆不总是喜欢说做人舒心什么的吗,一套一套的,给孩子起的就叫艾舒,我头回听还以为是二叔呢!辈分乱得,和小魏那儿子名字有一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艾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靠啊!

        身上嗖嗖冒凉风!

        生活这个圆圈,画的真大啊!

        搞我啊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放下电话,我还恍神,远哥那小女朋友,将来,不会就是红云的女儿吧?!

        艾舒?

        哈勒天啦!

        兀自笑笑摇头,岁月这东西,不会让人容颜越发的惊讶,能带给我的,越发豁达的心态,遇到啥啊,都能坦然接受了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缓了会儿,我抬眼看了看楼梯,“土豆?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子今儿怎么这么安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