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三百一十八章 背主之由

      “好啊你个吃里爬外的!这又是给谁送信儿呢?惊春!”张华音一拍桌子,袖子也被他甩动着撞在桌案腿上。

  李叔叔被扣押着跪在地上,脸上还有个红肿的巴掌印。他微微颤抖着身子,心中一片寒意,没有人比他更知道主君的手段。

  惊春将自己截获的信递过去,顺带还绑了一个信使。这信使也不是无辜之人,而是张宛渊父亲留下的那批势力培育的新信使,专负责他们内部送信的。

  只能说,谁身边还没有个奇人异士了呢。

  张华音一目十行瞧了那信件,当即冷下脸色,“你是张宛渊的人?那小贱人竟敢在我身边安插眼线?他许了你什么好处,要你这样背主?我待你不薄吧?”

  不待李叔叔解释分辨几句,张华音便不欲再听他多言,吩咐惊春将他押了下去。念头一转,他冷冷盯着冯叔叔。对方立马表起忠心,一连几个毒誓下去,张华音这才收回视线。

  至于李叔叔如何发落,张华音自是不肯轻饶了他。身为谢家主君,执掌后宅这么些年,竟是人灯下黑,叫人将手伸到他眼皮子底下来了!简直就是奇耻大辱!除了要严罚他,还得让惊春打起十二分精神,继续替他留心着。

  张宛渊......竟是条毒蛇!

  “幸好我宁儿瞧不上他!”张华音真是气的心肝都疼。偏惹他生气之人,他还动不得丝毫,人家现在可是宜安王府少主君了。

  这些年做谢家主君顺风顺水,他还当真没这般生气过,即便是姜氏的事,也不及此来得叫人恼火痛心。他这满腔慈爱、百般偏疼,竟都是错付了!

  到了这时候,张华音难不反思自己的过错,硬生生让人蒙蔽了双眼。他这才反省,早前婆母不许张华音入府,定然事出有因......是他眼界低了。

  ......

  再说张诚敬与孟树回了勐南隗后,二人也不曾去投奔谢家,李家就更没可能了。不过,他们还是回到了淅州,他们生活多年的地方。

  张家虽是被查了个底朝天,在这一带的产业也悉数充公,可张诚敬却是早就留下了一线退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