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1240章 如果有来生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~~”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朱慈烺忽然睁眼醒来,他双脚双手乱蹬,只觉得自己正处身在水池之中,周围都是水,不能呼吸,几乎死去。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“哗!”的一声,后衣领好像被什么人提住,手臂亦被人拉提,感觉整个人平地而起,被拉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朱慈烺趴在岸边,大口的吐水,这时才猛然的惊醒,自己竟然还是落水了,但不同的是,他双腿并不残疾,那个推他落水的刘志,也并没有在身边同时出现。

    睁开眼,他惊讶的发现,救自己上岸的两个人,竟然是熟悉的两张面孔!

    一个郑森,一个萧汉俊。

    都是年轻时候的模样。

    郑森揪他后衣领子,萧汉俊拉他手臂。

    更惊异的是,两人都穿着现代人的衣服,衬衣牛仔,留着时髦的长发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没事吧?”郑森一边拧衬衣的水,一边问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,怎么落河里面了?是谁推你的吗?”萧汉俊甩着湿漉漉的头发问。

    “郑森,萧汉俊!”

    朱慈烺忍不住脱口叫。

    “郑森?”郑森笑道:“我不叫郑森,我叫郑大木,他也不叫萧汉俊,瞅他那样,哪有一点俊?他叫萧易,黄易的易。对了,你怎么知道我们两人的姓?”

    朱慈烺愣愣的,不知道如何回答?又觉得郑森的话很多,远不是过去安静少语的样子,心知他的确不是郑森。

    抬头四望,发现这是一个自己从来都没有来过的地方,但确是一个现代世界,远处有高楼大厦,周边是大河堤岸,还有人在垂钓,不远处是一座高架桥,桥上有高铁,桥下则是汽车通行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,就如前世,但同时又那么那么的陌生。经历了隆武帝的一世,感觉什么都不一样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哪?”朱慈烺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京师了。”郑森笑:“你怎么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京师?”

    朱慈烺惊讶,左右看,口中喃喃道:“是大明的京师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大明!”郑森还是笑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哪年?”

    这一下,郑森脸上终于是露出了奇怪的表情,好像觉得朱慈烺是一个外星人,但还是回答:“今年是大明联邦帝国行宪四百六十年。”

    朱慈烺似惊似喜,又似失落。

    “瞎和他啰嗦什么?看不出他已经糊涂了吗……”甩干了头发的萧汉俊却是十分冷然。

    这时,脚步声响,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疾步走过来了,戴着眼镜,四方脸庞,像是领导,郑森和萧汉俊都是起身喊副总。

    朱慈烺一看更惊,居然是吴甡!

    “人救起来了,不错,这月给你们先进,加奖金!”吴甡道。

    郑森和萧汉俊都是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没事吧,要不要去医院呢?”

    吴甡蹲下来,关切的问。

    朱慈烺摇头,情绪有点激动,呜咽道:“吴先生,想不到我还能见到你,我……”

    湖广总督,汉阳镇,韩信庙,逐鹿图,想到吴甡殉国的那一些过往,他就不能自己。上一辈,他最愧对的就是吴甡。

    朱慈烺的错乱表现,令吴甡错以为他身体状况不是太好,一边安抚他,一边向远处挥手:“李主任,快开过车来,送他去医院~~”

    一辆中级轿车快速的开了过来,在朱慈烺面前停下,司机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朱慈烺一看,更是惊。

    原来是李定国。

    和印象里一样,李定国沉默少语,不喜欢多话,下车之后,西服一脱,就要和郑森、萧汉俊一起,将朱慈烺架上车。

    到此时,朱慈烺终于是反应了过来,他意识到自己穿越到了后世,遇见了这些肱骨之臣,只是这些人已经不认识他了,而他的身体,并没有任何问题,于是急忙叫:“不用不用,我很好,一点事没有,不用去医院!”

    这中间,又一个西服革履、面色严肃的中年人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朱慈烺一看又惊,居然是孙传庭!

    “孙总,他不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郑森俨然是比较话多,第一个禀报。

    孙传庭点头,来到朱慈烺面前,蹲下来,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朱慈烺望着他那一张熟悉无比而又严谨认真的脸,几乎忍不住的想要叫他一声孙阁老,以致于孙传庭问了一些什么,他都根本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“他没事,就是有些恍惚,可能是落水后遗症,一会就好。”孙传庭好像懂医术,翻了朱慈烺的瞳孔,又查看朱慈烺的脉搏,确定没有事。

    “两位先生,请受我一拜。”

    朱慈烺推开郑森的搀扶,站起来,郑重无比的向孙传庭和吴甡行了一个古礼。

    此时,他心中不再惶恐和茫然,代之的是一种激动。

    这或许是一个梦,但却是一个美妙的梦,他见到了梦中想要再见到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不过好像还少一个人。

    孙传庭和吴甡都有些好奇,尤其是对朱慈烺行礼的方式和先生的称呼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都没有多问,这个时代,很多人复古,崇仰国学,汉服更是满大街的跑,拱手行礼,称呼先生,虽然少见,但也并非是什么新闻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过来了。”郑森忽然又叫。

    朱慈烺抬头望去,

    一辆黑色的高级奔驰轿车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司机下车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司机居然是王承恩!

    朱慈烺瞬间窒息。

    果然,车门开后,一个头发漆黑、西服笔挺、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走下车来。